[淘点便宜货]万峰名正言顺挂帅鼎诚人寿 偿付能力回归  盈利考验才开始

时间:2019-07-08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经期能吃苹果吗

  

  自2009年成立以来,原新光海航人寿从未盈利且已累计亏损8.5亿元。尽管目前增资、更名、董事会改组按部就班,但该公司今年一季度仍亏1300万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凌岳

  名正,方能言顺。此前深陷偿付能力不足、业绩连年亏损漩涡的新光海航人寿,现在很可能迎来翻身的机会。

  6月18日,新光海航人寿官网发布公告称,公司于今年3月26日获得中国银核准名称变更,目前已完成工商变更手续,6月10日起,公司名称正式变更为鼎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鼎诚人寿),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万峰。

  自今年1月16日正式辞去先后担纲五年的(行情601336,)(601336.SH,1336.SH)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一职后,时年61岁的万峰再次走向前台。颇具戏剧性的是,6月11日,万氏老东家新华保险亦发布关于第七届董事会的候选人名单。市场注意到,出身中央汇金公司48岁的刘浩凌排在该名单首位,其亦将成为继万峰后新华保险第四任董事长。

  市场人士表示,刘浩凌那位名声响亮的前任,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年营收1542亿元、净利润79.7亿元的庞大王国,其在A股和的最价尽管较52周高点分别回落16.4%及19.3%,但1696.7亿和1182.3亿港元的总市值无疑仍是业界不可小觑的力量。

  相较而言,诞生迄今恰好十年的前新光海航人寿,则要面临复杂的挑战。

  据了解,众多来自于台湾新光人寿与海航集团的老董事会成员目前已然陆续退出。这也意味着,在民营新股东入局、公司名称变更落定、高管大洗牌后,万峰2.0掌舵时代将更大程度上体现这位老将的人才号召力和市场判断力。

  高管大洗牌

  早在2018年10月10日,银保监会网站即披露了新光海航人寿变更股东及增加注册资本金申请的批复。至此,长达近三年的新光海航人寿股权变动纠葛终于划上句号。

  彼时公告显示,深圳市前海香江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江金控)、上海冠浦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冠浦)两家公司分别接盘了海航集团所持的38%和12%股份。深圳市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柏霖资管)和深圳市国展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展投资)分别接手台湾新光人寿所持15%和10%的股份。此番后,台湾新光人寿持股比例减半,但仍为单一最大股东,而海航集团则如愿以偿彻底退出股东行列。

  新光海航股权变更及增加注册资本金后,其股权结构如下:台湾新光人寿持股25%,柏霖资产管理持股20%,前海香江金融持股20%,国展投资持股14%,乐安居商业持股11%,冠浦房地产持股10%。

  值得注意的是,同为民营背景且均在金融版图上已有所布局的柏霖系和香江系,未来或将在公司中扮演吃重角色。据悉,目前柏霖系金融事业的主控者为潮汕富商、鸿荣源集团董事长赖海民之子赖柏霖;而香江系方面,则为香江集团创始人刘志强、翟美卿夫妇之子刘根森。

  2019年1月18日,新光海航人寿召开董事会,在宣布更名的同时公布:万峰当选新光海航董事、临时负责人。同时有消息称,万峰也即将担任董事长一职。

  历经近半年时间,一切尘埃落定。

  据悉,万峰曾先后任职于(行情601319,)、中国太平、(行情601628,)等大型并担任要职。2014年8月,其空降新华保险担任总裁,是为前董事长康典提名、大股东中央汇金公司钦定的总裁人选。2016年3月,在康典卸任后,其在新华保险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举为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同时担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之后,在万峰的领导下,新华保险开启了转型快车道,进行了保费结构、年期结构、产品结构、利润结构、费用结构的调整。《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目前新华保险转型已经进入第三年,正处于保费结构调整的中间阶段。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万峰过挡,鼎诚人寿势必迎来新的发展契机。不过,从一家大型保险集团转战一家正努力走出亏损泥沼的中小型保险公司,万氏的打法显然将要发生变化。与此同时,其在新华保险期间曾表示“内部已经不存压力,现在主要就是外部压力”,外界一度对此解读为针对万峰力推的转型,股东层面或有不同看法。而现在,当民营企业股东们将管理大权彻底赋予他时,自然亦会提出相关方面要求。

  据了解,一批新增董事已经亮相,除了柏霖系、香江系代表外,还有来自深圳乐安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伍美旭,以及来自上海冠浦的周艳。

  新掌门任重道远

  从鼎诚人寿的经营现状来看,新掌门人的压力注定不小。

  其前身新光海航人寿成立于2009年3月,由海航集团和台湾吴火狮家族掌控的新光人寿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5亿元,二者分别出资2.5亿元。虽然两位东主实力不凡——特别是新光人寿方面更是成立于1963年,在台湾市场占有不小市场份额,但成立至今,该公司不仅从未实现过盈利,保费在经过短暂增长后也开始呈现逐年下滑状态,分支机构的设立更是停滞不前。

  2009年至2018年新光海航人寿的净利润分别为0.41亿元、-0.49亿元、-0.72亿元、-0.9亿元、-0.86亿元、-1.08亿元、-0.82亿元、-0.99亿元、-0.87亿元、-0.79亿元,累计亏损达8.49亿元。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公司净利润为-0.13万元。

  原保监会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鼎诚人寿的原保费收入分别为2.37亿元、1.52亿元、1.08亿元、9856.48万元、9263.96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2.24%、-35.83%、-28.93%、-8.33%、-6.25%。

  随着业绩连续亏损,该公司的偿付能力也一度降至监管红线以下。特别是在2015年,其偿付能力充足率直接跌至-237.31%,2016年和2017年也分别为-116.45、-446.49%,远低于监管要求。在此期间,原保监会先后对新光海航人寿采取暂停增设分支机构、暂停开展新业务等措施,并要求双方股东提出改善偿付能力的方案。

  不过,随着增资款项的落实和到位,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涅再生的鼎诚人寿偿付能力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今年一季度末,其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充足率均为604.50%,已远高于监管红线。

  只是,后续如何带领鼎诚人寿走上盈利之路,就像市场观点所说,对于万峰是智慧与勇气的考验。当然,同样受考验的,还有股东们的耐心。